受人之托 忠人之事
关于及时雨 联系我们
热线电话:
130-9737-8133
首页
关于及时雨
侦探新闻
调查案例
出轨取证
联系我们
调查案例

商务调查

广州市侦探『你觉得女人只有靠睡才能成功』

发布时间:2022-09-22
广州市侦探『你觉得女人只有靠睡才能成功』那个人是个明星,沈冰是他的铁粉,不惜为了他和好朋友绝交的那种铁粉。按理说,沈冰已经过了追星的年龄,而且也有了不追星的阅历,可谁能说得清呢?她是个那样固执的人,年轻时那一点点不断扩大的念想,一直延续到了今天。这种固执让她错过了很多次应该发生的爱情,反而事业倒一步步成功起来。无可否认,有些人对某些特定的长相是没有丝毫抵抗力的,就如同现在的沈冰对李学庆。有好感,于是就亲近,于是就让对方喝酒,于是,李学庆就喝多了。一群人开着玩笑让沈冰送李学庆回去,他也大大方方坐上了沈冰的车。车限号,沈冰来省城时临时借下属的车,一辆微旧的现代,她开着很不顺手,拐了几个弯,李学庆突然就问她,你开车还是生手吧
 
沈冰开玩笑似的顺着他的话说,是啊,车还是借来的。李学庆笑笑,给她讲起了几个借车的笑话,沈冰喜欢他,于是连带着他讲的笑话也喜欢,她跟着大笑,下车时,两个人留了微信。如一切成年男女的套路一样,之后的你来我往中,沈冰毫不掩饰自己对李学庆的喜欢,她既然喜欢,那李学庆也就坦然相对,两个人,一个是县城的企业一姐,一个是省城的某商业银行小管理,身份上来说,倒也搭配。但交往归交往,沈冰还有些担心,企业和银行大约是欢喜冤家吧,为了避嫌,她只对李学庆说,自己在县城的一家小公司里做文员,朝九晚五的,清闲得很。就连这清闲,也是埋了伏笔的,表明她的时间自由,所以,李学庆如果约她的话,她随时可以去。李学庆单身,离婚,沈冰不在乎这个。两人交往,并没有任何道德上的瑕疵,只是沈冰总觉得,李学庆在她面前,有种高高在上的感觉。月底,李学庆终于约了沈冰到省城玩,在他约时,沈冰其实因为一个业务上的事,已经在省城住了一周。
 
这算是第二次见面了,李学庆随随便便穿了件休闲装出现在沈冰面前,沈冰就看得有些痴,她半是夸赞半是欣悦地问李学庆,你平时穿衣都是这么好看吗?李学庆笑了,这笑可真好看,沈冰恨不得当时就抱住他,但她却忍住了。想,自己三十三岁了,不是追星的小女孩,就算是追星的女孩,也要考虑明星的感受。她胡思乱想着,李学庆对他说,晚上陪我参加一个饭局吧,带你认识一些人。跟心爱的人在一起,怎么都是好的,沈冰花痴一样应允了。晚上的饭局,沈冰一个也不认识,听李学庆介绍这个主任,那个处长的,陪着笑脸,一一握手,局面融洽得不得了。一帮男人高谈阔论之后,话题忽然就转到了沈冰身上,挨着李学庆的那个突然说,李主任,这个是你女朋友吧,真漂亮。
 
或是这句话,满足了李学庆的虚荣心,他没说是,也没说不是,答非所问,说了沈冰的那个县城,又加了一句,这不,带着她认识一下大家,见见世面。于是,大家就跟着哄笑,让沈冰喝酒。沈冰刚得了一个女朋友的称号,心下正值兴奋,也不推拒,笑着应承,喝得恍惚之际,考量自己和李学庆,倒也是郎才女貌,她恰好在省城有套大房子,结婚后,可以住在她的房子里。她几乎就想到了,朋友来玩时,李学庆一身家居服,端上来一盘又一盘的菜,温和的帅气的笑容,一定会让闺蜜羡慕得发狂。想着想着,她就笑,李学庆悄悄在她耳边问,想什么呢?沈冰眉目含情,对李学庆说,想你气氛一下子到了顶点。李学庆的家,在一个八十年代的小区里面,他扶着沈冰,经过小弄堂,转了两道弯,才来到了小区门前,又走上破旧的楼道,上了七楼,开门。房屋还是旧时的装修风格,沈冰想起了自己小时候,也住过这样的楼房,就连装修的那种原木色的家具都一样,一种亲切感,扑面而来。
 
李学庆对她说,这地方寸土寸金,这房子虽然不大,只有两室,却能卖到近一百万的价格。他说一百万时,眉头笑着,一边嘴角向上挑起,脸上有骄傲的神色,似乎是一个国王在对臣民说,我拥有全天下最多的财富。沈冰嗯了一声,说,那也没有太多。没有太多?!李学庆的声音骤然提高了一下,问,县城的房子现在什么价?沈冰笑了,说,县城跟省城怎么能比。李学庆嗯了一声,不再接话,反而把手伸过来,握住了沈冰的腰。他的唇也贴了过来,带着酒气和不安份的热闹,带着得到的欣悦和微微强制的要求,舌尖不安份地在沈冰的唇间挑动。沈冰一下子就觉得身上软了,软得不行,她只想在李学庆的怀里,化成一汪水。李学庆是霸道的,是不容置疑的,姿势也不是沈冰所能要求的,他一味地要,沈冰就幸福地一直给。之后,两个人疲惫地躺在床上,李学庆懒懒地不想说话,倒是沈冰有一搭没一搭地和他聊,学庆,你说第一次你对我什么感觉?你是不是那时就看上了我?你身边有没有别的女人追求?
 
沈冰是热烈的,语气是带着爱意的。李学庆淡淡地回答,算有吧,算是吧,身边也有女人,我给你说啊,省城还有一个做企业的女老板,好像对我有点儿意思,她家大业大,但我对她没感觉。他还没说完,沈冰就带着小女人的醋意问,她叫什么名字?李学庆说了一个名字,沈冰愣了愣,笑了,又继续问,还有没有别的女人追你?关系自此算是定下来了,沈冰那段时间,心情出奇地好,对下属也特别温和。女人一旦恋爱了,就难免有些微的小心,怕失去这份爱恋,沈冰不敢暴露自己企业家的身份,因为她和李学庆睡那一晚,看出了李学庆对那个所谓的女企业家的鄙视。诚然,这鄙视里还有一丝得意,得意于这样的富婆能看得上自己。其实哪是什么女企业家,广州市侦探那个女人沈冰认识,不过是自己的二级,哦不,三级供货商而已,从沈冰这里讨口饭吃的。她看着李学庆把那女人捧到了天上,心里就有些好笑。
 
沈冰生日的前几天,就把信息透给了李学庆,李学庆倒也爽快,说,你来省城吧,我叫几个朋友,给你好好庆庆生。好好庆庆生,沈冰如所有恋爱中的女人那样,被这句话蛊惑着,吸引着。她甚至想,是不是应该把自己那一套大房子暴露给李学庆呢,让他穿着家居服,做一个又一个的菜,端给自己的闺蜜友,在她们羡慕的眼光中,自己活得像个女王。可终究,沈冰还是想偏差了。李学庆给她庆生的地方,略显寒酸,是一家私房菜。沈冰赶到地方时,房间里已经三三两两坐了几个人,李学庆提了个六寸的小蛋糕,对大家说,今天给沈冰过生日,大家都要放开了啊。转头看了看沈冰,说,一会还有一份神秘礼物。沈冰的心突突地跳了两下,这个李学庆,不会借此求婚吧。众人也都跟着笑,看样子,求婚这事,是真的。沈冰有些眩晕,有些不自信,看着李学庆那张明星式的笑脸,她有种幸福马上抱满怀的感觉。
 
所以,当李学庆得意地拿出那套国产化妆品时,沈冰愣了那套化妆品沈冰在超市里见过,搞特价的时候是四百多块钱一套,一套四瓶,囊括了整个洗脸护理过程。价廉物美,实是居家大妈,美貌村姑,小厂女工及工薪层主妇的最好选择。可那不是沈冰的习惯。沈冰用的化妆品,随便某样单品拎出来都大几千元。她几乎被气笑了,看着那套充满浓浓的洗发水风格的包装,沈冰突然觉得有些不舒服。她推过去,说,让你破费了,不过,我用不习惯。李学庆却坚定地把化妆品推了回来,说,女人,一定要对自己好点儿。一场以庆生为由的酒席下来,沈冰的心乱糟糟的。李学庆和那几个人谈自己在银行里的那点儿职权,谈话之中,带着卑微和讨好。沈冰听得明白,原来是求着那几个人帮他完成存款任务。不仅如此,他还命令式地让沈冰给其中一个五大三粗的,坐在正首的老板模样的人敬酒。他喊那人孙总。孙总的手不老实,沈冰敬酒时,他的手似有似无地挨着沈冰的腰,肥猪一样的笑脸上,带着看不起的以及亵玩的笑容。
 
广州市侦探生意场上混迹多年,沈冰是知道这种笑容的。她躲过孙总的手,敬完酒刚刚坐在李学庆身边,就听他介绍孙总的生意。沈冰听到一个熟悉的公司名称,忍不住就问了句孙总,朱小娥是你们公司的吧。孙总嗯了一声,以更加傲慢的姿态告知沈冰,那是我们董事长。沈冰喝了一口茶,点点头,说,我听过她的大名。孙总说,那是。接着又把朱小娥董事长吹了一通,什么头衔都出来了,李学庆频频点头。沈冰轻轻地笑,朱小娥是她刚刚接到的供货公司。一星期前,她和沈冰见面,想通过沈冰走货,两个女人你来我往,相互赞美许久,事儿也没有谈成。因为沈冰觉得这个女人有点儿不可靠。看来是真的,这个孙总,也不怎么可靠。沈冰笑了,这些个在李学庆眼里的大人物,不过如此。